香港寵物小精靈村落 論壇

 找回密碼
 加入
查看: 195559|回復: 504

[原創] 神奇寶貝進階篇---161、連收(2016-04-22)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2/7/2008 10:31 PM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奇克葉 於 22/4/2016 11:14 PM 編輯

初版:在宇宙和星光的彼端
二版:神奇寶貝進階篇

改版方向:
1、第一人稱,非重點細節去除
2、多餘戰鬥描寫去除
3、無意義情節去除
4、增快故事節奏
5、繼承前傳:『雨夜中的殘葉』所有背景資料
6、以日期、文段編號

三版:修訂版

修訂目標:
1、移除過多的標點符號。
2、修正簡化過於難懂的文句。
3、新增不影響主線劇情的補充情節。

第一天 成為菊草葉的日子


一、夢醒 (修訂版)


(夢醒之時,此時何時?)


這是一個夢,或許是一個夢吧?我並不確定。


只記得在這一天晚上的夢中,置身於一座翡翠般的森林內,興奮追索那聲屬於菊草葉叫聲的召喚。晨曦朦朧的陽光底下,我看到了有著深藍色眼眸的牠,臥坐在一顆樹下、抬著頭望著我微笑。那友善的微笑似帶有某種魔力,驅使想擁有牠的我毫無顧忌地走近。我彎下腰、抬起手,輕撫牠頭上的那一片向我垂落下去的葉子──


忽然之間,我從一片黑暗中甦醒,噪音聲波自四面八方不斷襲至耳中。


經由軀體的碰觸,漸漸察覺到身處於球體空間內的事實,或許是在一顆 PM 球裡?能夠推測聲波大概是用來對於球內的 PM 進行某些作用工具,不過對於我或許並不是這一種作用──夠了,吵死了!


忍受著又吵又煩躁的聲音,開始摸索直到發現身處於 PM 球的過程中,同時也發現到自己身體的不正常──或許是早有預感,就在於碰觸那片葉子的瞬間,感覺到將會遭遇到什麼事情般的先兆。


即使在黑暗中不見五指,我也能了解脖子上可伸出的條狀物,頭頂上可揮舞的一片東西……沒出力時那東西便濕潤的蓋在頭上,覺得噁心累贅很不習慣,於是便利用可伸出彎曲的條狀物纏繞並拔拔看──哇,痛得要死啊!它們證實了我現在的模樣,或許就是那隻在夢裡頭所想要擁有的菊草葉。確實,我擁有了牠,但形式並不正確──錯誤的離譜啊!


突然間感到絕望襲來……雖在升學的壓力底下,一直嚮往能夠帶著 PM 旅行的訓練師日子,也不時祈望能夠擁有多隻自己所喜歡的 PM 隨侍,讓牠們為我戰鬥、為我奮鬥該有多好?常常在午夜夢迴間,我都是抱著這些嚮往與祈望走入夢鄉。可是卻從來都沒有注意到:擁有與被擁有身分差異後的感覺變化是如此之大──大到我無法接受!


「不要!該死的──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啊奇……克!這、這聲音?是我……?」


無法接受事實的我,抓狂失控呼叫著但卻沒用,只聽到自己發出那一聲聲如同剛剛在夢中、所聽到召喚我的變調高音,高音傳出去所得回來的仍舊是只有噪音般地波聲。曾經我是喜歡聽到這種音符的,甚至於午夜夢迴中也常為它所嚮往──只因為它是我喜歡與想擁有的 PM 聲音,但現在自己聽來卻只感到更為寒心、恐慌與無助……


「咚!」


我撞擊但卻沒用,球的內壁似已鋪滿強化合金,先前探索空間的接觸,那種質感就已經知道了。在仍然抱持一絲希望的幻想嘗試底下,它讓我的頭痛得昏暈目眩……一絲希望也破碎的我感到渾身無力,身體癱軟下來,回憶起動畫中收服 PM 時,當 PM 球封閉後就再也沒辦法自行出來的規則──絕望的感覺逐漸由心底襲上腦門,無法抵擋之下只得讓它們從眼眶中帶著淚水湧出溢出。


這種感覺真的很慘,從來都不曾知道:原來 PM 被收服時的感覺竟是這麼樣的慘,那是一種漆黑無光的絕望、一種再也看不到未來的絕望。噪音的嗡嗡聲感覺逐漸轉化為嗚嗚聲,四面楚歌地不斷為我的哭泣聲助鳴伴奏……不知道啜泣了多久?我聽到大木博士聲音隔著那一片的噪音聲傳來!它喚醒在絕望中自鳴悲泣的我重拾起些許身陷於其中的神智。


「我說小健助手啊,我不是說過不必要的檢查只是浪費金錢與時間,對於研究毫無價值的嗎?」


「可是大木博士,那隻菊草葉的眼睛顏色實在是很不尋常,會不會有些什麼基因上的疾病?」


「這點在從空木博士那邊借調過來前就已經有檢查過了啊。」


「但是空木博士只專注於 PM 進化的研究,PM 基因疾病的檢查設備已經十多年都沒有更新了。」


「呼,我也知道若能夠再做檢查會比較好,但是已經沒有時間了啊!等下新人訓練師們就要來了──所有人都有領到,然而其中卻有一個人沒有領到,這種事情你說你要我怎麼交代?」


聽著大木博士生氣的語氣,我也生氣的想到既然新人訓練師們就要來了,怎麼還不快放我出去啊?混蛋!


「對不起博士,都怪我一邊做 PM 寫生還一邊寫公文的關係,將新人訓練師的人數填錯了才會……」


「算了。雖然有你提出的那點點小瑕疵,但已經沒事了……就這樣繼續做吧。」


最後,大木博士用責任歸屬問題,壓下了小健提出對我做深入基因檢查的提議。或許對於這樣的結果,我應該感到高興,儘管他們這番得過且過的討論令我感到非常不屑也是一樣。因為我將能夠得到一個機會,一個可以從這顆黑漆一片 PM 球中逃出的機會。它讓我得到一個新的希望,為了讓希望實現我必須趕快想好計劃──以讓它實現!


「……這一隻 PM 是草系的菊草葉,頭上的葉子可以散發出甜甜淡淡的香味,具有降低周圍溫度與濕度的能力,最喜歡曬太陽享受日光浴;而另外這一隻 PM 是……。」


終於將我放出後,大木博士從容站立在擺放我的桌子後頭,他邊氣定神閒邊抬掌手指朝下,直指著我葉子說道。讓我感覺自己就和在這桌上的其它 PM 一樣,就像一粒粒待售的各類水果般,被身後那位老售貨員博士逐隻推銷給桌前這位叫小紋的女孩訓練師顧客選購──真是豈有此理!要不是我正按照計劃,裝作無精打采、品質不佳,異常疲累困頓的 PM 以避免被挑上,我一定會對讓我成為如同這般東西的大木博士怒視發聲抗議。


透過半閉的眼睛環顧四周,想著乘這位新人訓練師選上其它 PM 而造成焦點偏移的時候行動,行動中可能還要稍微偷襲一下桌上這些其它的 PM,以造成混亂才利於暗度陳倉──用藤蔓推倒其一,用身體撞倒其二,就這麼辦吧。


正在她要做出選擇的時刻,於這位女訓練師的肩上,卻突然竄冒來一隻皮卡丘。看牠那副模樣似乎是很關注,牠主人將選擇的夥伴──此狀況令我警覺接下去的行動將會更為棘手啊!但是我仍決定要盡力一試!畢竟總是有這樣的直覺盤繞在心上:越晚行動的風險和難度將會越來越大。


偷偷放眼瞄去先看到左邊那隻小火龍雙爪叉肩、抬頭挺胸、閉目養神,不可一世的囂張跋扈模樣──似乎是在宣告牠將第一個屏雀中選的未來。見到牠這種模樣,令我對自己的計畫感到安心;相較之下對於右邊那隻火球鼠,一派無所謂乎的左看右看的態度;以及左左邊那隻小鋸鱷,人前照樣渾身是勁,過動亂跳、一點都不懂節制──還有最後那隻右右邊的傑尼龜,一臉天真期待直似呆頭鵝的樣子來說,小火龍依然比牠們都顯得要更可靠的多了。若是喜歡程度一樣,我絕對會選牠而非其它。


「吶博士,我就決定是牠了!你不用害怕,我一定會好好照顧你的:菊草葉。」


哇!這怎麼可能──會是我啊!出乎意料間我的身體就被她抱起,我知道我此刻的臉色鐵定因為驚悚駭然,而變成一副呆滯的傻樣。突然間就同她面對著面、四目相交的巨大壓力,直直令我嘴巴半開差點就要吐出那聲驚聲尖叫的音符……我知道我現在的臉一定非常可笑,要不然她也不會以為我害怕和嚇壞了。


『照顧我?照顧關回到那顆鬼球裡去禁閉,就算她再怎麼會照顧──我也死都不要!死都不要!』


此時此刻我叫道──在一片突然空白的腦海中叫道……吶喊的回音於我腦中盪漾而久久不散。所幸的是,她很快便放下我去,因為她似乎是想要去安慰剛剛站在我旁邊──那隻比我更不能接受這樣一個結局的小火龍。可惜的是這麼一隻悲憤到咬牙切齒,甚至低聲嘶吼流淚的小火龍,半點都不領選上我而非牠的這位女孩的情。


「嗚嘎--這怎麼可能……!你這隻低劣草系的傢伙怎麼可能呀嘎--!」


雖然無法理解牠沒被選上後的激動?但本來預料中的爆發結果卻還是令我詫異,牠竟然把沒被選上的原因全都推到我身上來……我只有目瞪口呆瞧牠吼著朝我撲襲過去,那副恨怒交加的樣子──的的確確的,是想要報復攻擊我!


我招誰惹誰了啊?不去怪不選牠的人反去怪我?是什麼道理啊?或許是對於崇高的人類來說,小火龍牠不敢、也不能夠去怪罪的吧?因此儘管沒有道理,牠也唯有去怪罪被人類所選上的 PM 同類我,來做為牠發洩的對像吧?


在於牠的雙爪將要抓到我身上時,本趴於選我那位女訓練師肩上的皮卡丘也亦有所行動──回想起來當剛剛我被選上的那一刻,牠似乎也跟我一樣……驚詫於牠主人的抉擇,大概牠也認為主人會選擇小火龍吧?但在和牠的主人交換過不到半秒眼神後,所有的詫異卻登時煙消雲散,不留半點痕跡的有如過眼煙雲般。


從觀察中知道:牠和牠主人很有默契──不過也許,還是可能會出現錯誤吧?就看到皮卡丘身形一閃,即刻搶撲下去……後發卻又能先至的使出一招鐵尾!它實實在在的重擊於小火龍腹上。


近看才能夠深刻了解:原來這絕招竟是如此之暴力,它直令我背冒冷汗……因為才僅這麼樣的一擊,就把那隻小火龍打同像顆紅色肉製壘球般的全壘打高空擊飛。牠也就這樣──就這樣直直高飛過我頭上的葉子,也飛甩墜落、摔落到後頭十公尺遠去的地方……


「啊──皮卡丘你實在是太過分了!」


聽著這隻可憐小火龍的慘叫與哀嚎,女訓練師憤然的嚴厲斥責皮卡丘一聲,便上前去查看狀況──不過這時研究所的狀況也早已經是天下大亂了,因為牠被擊飛出去的身體,似乎撞倒了許多不該被撞倒的東西;同樣地牠尾巴上的火焰,似乎也燒到了許多不該被燒到的東西。


處在這麼樣一個可去用兵荒馬亂來形容的時刻中,皮卡丘牠因受主人斥責似乎打擊甚大而低頭抑鬱不已,看來牠之前的動作確實是並未得到牠主人所默許呢?我不知道我該不該感謝牠,因為若剛剛被小火龍得逞的話──鐵定會很痛的吧?


至於傑尼龜則被嚇哭,似乎於初睹暴力的嬰兒般,太沒用了;另外火球鼠則是連連嘆息,似是早就見怪不怪般的老頭樣,太噁心了。小鋸鱷雖停止了舞蹈,不過卻好像完全忽視剛剛眼前的事情──牠居然仍悠哉、悠哉的走去拿起擺在桌上一角的飼料來吃...... 你這傢伙的腦袋其實是活在異度空間裡嗎?


然而綜合評估此一情況,不是天賜良機?又會是什麼呢?我記起『現在不抓緊的機會,就不可能會再有下次。』的這麼一句古老箴言……


(夢醒之時,夢滅之時。)
二、逃亡 (修訂版)

(想要自由,即使逃亡。)

飛奔在一大片草地上,呼吸著新鮮帶有些青草味的空氣,望著廣大又有數朵白雲襯托的藍天,心頭雀躍不已──成功的我能夠清楚聽到自己心底正興奮吶喊著:『啊,這才是 PM 的世界呀!』

跟剛才在球裡時的感覺判若雲泥,周遭環境不錯,是一點汙染也沒有的自然而然。

深深慶賀著──終於能逃出那顆黑暗的 PM 球,終於能溜出那棟慘白的研究所,終於能將那位亂選上我的訓練師給拋掉。終於,能夠獲得自由了!

「菊草葉!我的夥伴,不要跑,皮卡--!」

然而後面皮卡丘的叫喊聲,卻將剛想入非非、飄飄欲仙的我扯回到現實。

想不到,就算在抑鬱的狀態底下,牠還是那麼樣的精明幹練?回想就在於我躡手躡腳靠近門、就將要偷溜出去時,突然間牠喊住了我──嚇了一跳的我趕緊逃跑當然沒去理牠,當然結果也就是:牠追出來了。

我發現牠使用高速移動後的速度比我還快上一倍……那種實力令我感到恐怖,起跑點的差距正被快速拉近──這樣下去,三十秒內必被牠所追上啊!一想到這裡,我的心就直直落,似乎就要落到冰窖裡。

回憶到剛剛牠對付小火龍的情景,推論若被追上的話──說不定會被凶殘的牠撲倒、咬住、再用鐵尾打斷幾根骨頭,最後抓住傷殘無力反抗的我頭上那根葉梗子,毫無憐憫的硬是把哀嚎求饒我給拖回去禁閉……

想這種未來的可能直令我心驚膽跳,決定要豁盡所能不被牠追上才行,可是這又談何容易啊?趕緊邊跑邊目觀四方,尋找可以甩開牠的險要地形,終於讓我發現一群不斷奔跑的肯泰羅隊群,正好可以拿來作暫時屏障使用──

「危險啊皮卡!」

不知道皮卡丘是在對自己叫還是對我叫,但都已經沒有關係了。呼……好險,差一點就要被那隻皮卡丘給撲抓上,幸好肯泰羅隊伍來的即時,不然現在我想自己肯定已遭撂倒並受牠的鐵尾炮製了──但是還不行大意,從速度推估那群肯泰羅隊伍頂多也只能夠擋住皮卡丘牠一分鐘而已,繼續向前奔跑的我來到一座樹林前,由於從動畫中知道:大木研究所後院開有一片國家公園,因此也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跑近後見到樹林前有群草系 PM 們正在嬉戲,但是其中有一隻妙蛙種子卻未隨之起舞,反而像是保護者般靜靜在旁邊看照著牠們,牠見我一到馬上迎上前來問話。

「咦,你不應該是準備給新人訓練師的 PM 嗎?怎麼會跑到這裡種子?」

該死的傢伙,消息那麼靈通是什麼意思啊?還有問我這種問題--看來九成九是負責看管研究所後院的 PM。

「奇克這……我知道,我是不應該跑來這裡的,但是我剛剛看到那位選我的訓練師,她帶的皮卡丘毫不留情用鐵尾狠狠攻擊我身邊躁動不安份的小火龍模樣,實在是覺得太可怕了……害我不禁就……。」

我來到這世界的第一次交談就這麼樣說了出去,對於它的不是事實令我感到自己的可悲但卻又沒有任何辦法──既然這隻妙蛙種子知道我身分,若吐實鐵定會馬上被牠給抓捕歸球禁閉的。

能夠推斷的出,在這裡住的全是大木博士、以及那些外出旅行寄放的訓練師 PM 吧?八成牠們立場上是不會容許也屬於人們財產的我從中給溜掉,想要牠們讓路的辦法就是求情與誤導。不過在我看到妙蛙種子那雙堅毅的眼神後,我選擇了第二種辦法──若能夠成功激發牠的正義感,更可以讓牠替我擋下追來皮卡丘,至於後果可能會讓牠對我十分生氣吧?

邊說那些話時,我也邊眼眶泛淚難過的低下頭去,當然我的難過並不是我所說出口的難過……而是我在這個 PM 世界並不是以訓練師的身分存在,使得那種循環於打架和關禁閉生活──於未來將很有可能變成屬於我的現實而感到難過。

「什麼──居然會有這種事情種子?那個訓練師居然對稚嫩的新人 PM 下如此重的手?菊草葉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教訓她和那隻皮卡丘,讓她們明白並且改過自新後才帶你走。你先退到我後面去,我來和她們好好理論,給她們一點教訓!不過你可不要跑到森林裡去喔,飛系的傢伙們對我們草系的 PM 總不是那麼友善。」

果然,最後還不是要讓我被帶回去關禁閉──休想!

「謝謝你,妙蛙種子。」

我點點頭答應道謝牠後便溜到牠身後去,同時間周遭在嬉戲的同系 PM 們,也都受到妙蛙種子的號召跑到牠身邊嚴陣以待、壯其聲勢。

很快皮卡丘追喊我的聲音傳來,感覺比之前更為迫切……雖然看到眼前有一道以妙蛙種子為中心的草系城牆,橫擋在逐漸接近的皮卡丘前面,但我仍不免十分擔憂:因為妙蛙種子看起來並不像是那種一衝動就煞不住車的 PM 啊,預想到誤導隨時都有可能會失效的情況底下,此道城牆也將會隨時變體──成為一張捉住我的羅網!

「你和你主人都太過分了!用鐵尾絕招攻擊新人的 PM,難道不知道這麼樣對稚嫩的牠們來說,這有多麼殘酷嗎?」

妙蛙種子生氣得叫道,並朝皮卡丘揮動牠的藤蔓,然而速度不快似乎只意為示威──它雖重但卻慢的直朝向皮卡丘擊去,大概旨在威嚇要迫使牠退後吧?可是皮卡丘卻沒有後退,反而著實給它挨了一道鞭。

「嗖啪!」

這一聲刺的我心抖,皮卡丘你這傢伙到底是受過怎麼樣的訓練啊?居然敢直接挨上這麼具有震懾性的攻擊,卻還一點都沒事兒的樣子?明明胸口上──已經多出一道肉綻皮開的血痕了啊!不行,那傷痕我實在是看不下去了……然而牠這舉動卻令妙蛙種子愣住,怒火暫止、氣勢停漲,藉由這一空擋牠似乎奪回了氣焰開始凜然解釋道。

「對不起。因為我必須要保護主人所選擇的夥伴:菊草葉,一時心急想著要阻止那隻新人的 PM 傷害到牠才會做出這種事情,不過這件事是我自作主張跟我主人無關。我知道牠一定是被我嚇到了皮卡……這是我的錯,所以我才會想要來找牠道歉,可是牠好像還是誤會我於是就這麼樣逃出來了。」

看妙蛙種子邊審視著皮卡丘邊沉默下來,直覺告訴我這情況已經開始有點不對勁了……想著我便馬上決定跑進森林裡去,沒再管、也不能再管妙蛙種子剛才對我的忠告了。因為這是我僅能夠選擇的道路,剛剛在空曠的草坪上,連那皮卡丘一隻都甩不掉。若再加上這一眾草系 PM 們也都掉過頭來追捕我的話,豈不插翅難飛了嗎?雖然我了解到皮卡丘牠應該是不會用鐵尾來痛扁我……不過被送回到那球裡關禁閉──我還是絕對不能夠接受!

「原來如此……那我相信應該只是一場誤會,菊草葉你可以放心了。菊草葉?怎麼不見了種子?菊草葉!」

妙蛙種子的叫聲響起,令我更加死命的逃跑──緊張地我不時回頭猜想:現在皮卡丘和那群草系的 PM 們八成都已經開始在追捕我了吧?光是聽著後方──不斷傳來叫喚我各式各樣草系 PM 的聲音就令我覺得毛骨悚然,這情況讓我生起像是在某部恐怖電影中……那種遭受可怕怪物十面埋伏般,永遠無法逃脫的可怕絕望。

(想要自由,即使欺騙。)

評分

參與人數 1金幣 +30 功績 +2 收起 理由
tamsunny + 30 + 2 精華審核第一回的獎勵(因為已有精華1,獎勵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3/7/2008 12:38 PM | 顯示全部樓層
節奏果然快了很多
不過我覺得好像沒有了原版的感情
好像很淡然的樣子...
大概是精簡之後的犧牲(?)
但又好像是已經習慣了的哀愁(?)
(((((((((((((((胡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3/7/2008 03:50 PM | 顯示全部樓層
奇克葉大大好棒啊~
雖然文筆比原本的好,
不過正如樓上所說,
好像失掉了原有的感情...
加油吧!

我也要趕快看完原文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3/7/2008 06:03 PM | 顯示全部樓層
原版的感情??請問能夠舉例一下嗎?
還是因為已經知道大概劇情,所以沒新鮮感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3/7/2008 08:53 PM | 顯示全部樓層
算不算是劇場版?-.-
樓主打唔打算加插新元素?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3/7/2008 09:19 PM | 顯示全部樓層
這不是劇場版,應該是長篇,新元素大概是會比較黑暗一點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4/7/2008 12:20 PM | 顯示全部樓層
為什麼會覺得這個主角自戀得過分

經常地"我"如何我如何,"我"如何我如何,總讓人覺得他自我中心,適應性低

或許這只是錯覺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4/7/2008 05:30 PM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waiwai 於 24/7/2008 12:20 PM 發表
為什麼會覺得這個主角自戀得過分

經常地"我"如何我如何,"我"如何我如何,總讓人覺得他自我中心,適應性低


或許這只是錯覺吧


呃...我設定的主角,並不是英雄典型,或是什麼熱血動漫中,捨己為人、勇者無懼的主角形式。
牠是一個由普通人,所突然化成PM的。
我認為,普通人在遭逢重大變故,來到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時,
那個地方,是沒有他本來所牽掛的任何事物。
因此,他就會先以"自保"為中心,甚至可能衍生自私的黑暗面。
這樣子,我覺得才較於符合人性,也較為寫實,多謝LS的指教。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4/7/2008 07:13 PM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奇克葉 於 23/7/2008 06:03 PM 發表
原版的感情??請問能夠舉例一下嗎?
還是因為已經知道大概劇情,所以沒新鮮感了?

原版的感情.....
一開始是沒有這麼黑暗, 而且還有一點笑點的

我始終覺得現在是太絕望了....
雖然是變了pm, 但是應該沒這麼歇斯底里的...
奇克葉大大的文感情是豐富,
不過感覺上有點極端
(以上為個人意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4/7/2008 07:49 PM | 顯示全部樓層
笑點嗎...?大概是因為整體文風的影響,因此沒寫出來吧。
太絕望我倒覺得應該還好。
另外情感不強烈,怎麼會動感?只是怕,我寫太假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加入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香港寵物小精靈村落

GMT+8, 21/8/2017 02:43 PM , Processed in 0.113759 second(s), 14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