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寵物小精靈村落 論壇

 找回密碼
 加入
查看: 104|回復: 4

翼的精靈魔法R

[複製鏈接]
發表於 17/9/2017 10:18 AM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前提:
1. 本文為PM校園+魔法的奇幻向小說。
2. 本文於PIXIV亦有連載,作者同為本人天翔翼。
3. 本文(如無意外)約一星期一更。視乎作者心情和時間上允許的話,可能會加上插畫。
4. 未經本人同意,請勿轉載。
5. 本文含有原創PM和設定。

R的意思為Revised,天翔翼修改原袓版本的錯誤和根據自己的想法再創造的版本。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17/9/2017 10:20 AM | 顯示全部樓層
那是個下著滂沱大雨的晚上。

「天色好暗啊,而且雨下得好大……」
粉色頭髮的小女孩提起破爛的裙擺,試圖避免骯髒不堪的污垢弄髒膝下的沙發椅。然而被雨水弄得濕漉漉的舊裙流出來的髒水,卻把她的心機給破壞了。「可是不趕快回家爺爺會擔心的……」
「還是坐多一回兒吧,這麼大的雨,連班吉拉也得掉頭跑呢。」
在小女孩身後傳來道聲音,她回頭一看,是剛才把她邀進門內的老婦人,正拿著個茶杯朝她慢步走來。「何況妳才六歲不到。還是待明天雨停後我才送妳回家吧。」
小女孩轉身面向婦人,跨出左腳從沙發椅上走下,「那個,很感謝姨姨妳讓我留下,可是……」
「不打緊的,家裡才只有我一個。」嬸嬸笑著說,蹲下來後把茶杯遞到小女孩面前。小女孩這時才看見是杯新鮮的熱牛奶。「妳住哪裡?」
小女孩本來想接過牛奶的雙手突然停下,在她閃縮的眼神間收了回去。
「那個……只是城內的貧民窟……」
「即使是貧民窟也不要緊呀。這又沒甚麼好令人感不好意思的。」

老婦人只是輕輕一笑,並沒有任何厭惡之意。即使小女孩不說話,她也能猜到一二,可這並沒有影響到老婦人對小女孩無微不致的關懷。「雖然這樣說很不好意思,但我這裡有很多麵包,一起吃好嗎?反正今晚不吃也不能留了。」
「很感謝您的好意!可是……」小女孩看著新鮮的各式麵包堆在店舖的桌上,雙眼一瞬間發起光來,可立即卻又顯得相當猶豫。「可是……我又不能這樣平白接受姨姨的好意……」
「不要緊的,來吃吧,今晚我的晚餐也就是這些了,一個人吃不完。」老婦人把麵包逐個放進藤製的盤內,放在家中的餐桌上。看著小女孩的臉蛋輕微的凹陷,作為人母的她又於心何忍。

小女孩站在原地,細小的拳頭緊握著。最後,她還是無法忍受咕咕作響的肚子逼使,和香氣四溢的麵包散發的誘惑造成的夾擊,快步跑向餐桌並爬上了嬸嬸另一邊的椅子上。
「那,那我不客氣了……」小女孩兩手如捕捉到獵物似的夾住最大最長的法式韓包上,但在大口咬在麵包上前,還是怯生生地說道。
老婦人只是報以一笑。

小女孩張開口,大口地咬在法式麵包上,可是她並不知道麵包出了名地堅硬,不斷地以她幼小的牙齒盡力撕開堅固的外表。
「很久也沒看見兒子了呢……」老婦人並沒有進食,只是托著頭看著小女孩和長法包搏鬥的過程,回憶起陳年往事。「就像妳一樣可愛……」

「碰!」
大門突然發出一聲巨響,嚇得正把麵包往嘴裡塞的小女孩反射地「鳴!」了一聲。
「不用怕,只是風聲而……」「碰!」
正想安慰她的老婦人話未說畢,門外便像是刻意地和她唱反調似的,發出更響亮的撞擊聲。這下即使是小女孩也能肯定是有人正在用力拍門。
老婦人站起來,伸手擋在正咬著麵包不知如何是好的小女孩面前。「坐在這裡,不要動。」


老婦人快步走到門前,從大門的防盜眼看出向,卻看不見人,只依稀地看見一個影子站在門前,正準備再往門撞去。
她一伸手,按下大門的門柄,在影子再度撞上大門前便瞬即把門打開,冒著正向自己撲來的風雨定眼看著約自己腰高的影子,然而卻是意料不到,眼前的是個被背負著個白髮小男孩,而背負著那不知是生是死的小男孩的精靈,是那老婦人無比熟悉,卻是未曾料及的——


「……星,星塵!」


如野獸一樣散發出無窮敵意的灰銀雙瞳,在看見正單膝跪在牠面前的老婦人的瞬間,頓時放鬆下來,在「啪噠」一聲倒下的身軀下流出的腥紅液體,馬上便被豪雨沖刷而消失不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18/9/2017 03:07 PM | 顯示全部樓層
「……」
白髮少年從馬車上走下,看著被足有兩人高的嶄新鐵門所阻隔在後,那如古典城堡的巨大建築,由不得發自內心地驚嘆地深吸了一口氣。

他脫下隨身的皮革背包,將其翻開後從其中拿出了封信件。信封表面用金絲拉成的花紋,和單靠觸感也能得知是上好品質的草紙,無不散發著令從普通平民家庭出身的他有點喘不過氣來的奢華感。
以淨黑色墨水用人手寫上的字體,寫著「致 翼.天潔先生」六字。
從被切割過的紅色封蠟翻開信封,內藏的信紙同樣充斥著高雅的氣質。
縱使早就得悉信件的內容,他心裡還是忐忑不安,手輕抖著打開仍齊整地按本來的形式所折疊著的信紙。

「尼爾頓學院,我很久沒來過這裡了!翼主人你呢?」

突如其來的一撲和從腦袋傳來的聲音使白髮少年不期然地嚇了一跳。他看向右肩,一雙漂亮的銀色獸眼正目不轉睛地看著他。
「……星塵。」少年像是不太情願地低著聲,小聲地唸著正以雙前肢依靠在他肩上,形似伊貝但身形好比鬃岩狼人的精靈。附近的學生先是被突然冒出的精靈嚇倒,然而要不是若無其事地繼續朝大門的方向緩步前進,便是好奇地觀察著那少年肩上那與眾不同的精靈。
「遊主人他倆二十多年前也是在這間學校唸書呢。還以為那之後,我便沒有機會再回來這裡……」
「閉嘴。」

沒有半絲友善,甚至含有敵意的回應,使精靈準備脫口而出的話頓時被收了回去。
少年手一撥,精靈失去了依靠點,被迫以後腿落地後,抬著前腳向前走了數步方以四肢移動。
少年先是瞪了一眼那啡色的精靈,再是抬頭看向像是告誡著所有人時間正在分秒流逝的大鐘樓。

「要不是妳的話,一切都……!」

星塵銀色的雙瞳像是困惑地收縮,回過神來,便低著頭,強行擠出道淺淺的笑容。

「這樣說……也沒錯吧……」

星塵心裡獨自喃喃,並看著自己的主人先是左顧右盼,接著走向正朝自己揮手的粉色短髮女生。

第一章

「卡娜娜!」
白髮少年揮起手,朝那站在長滿翠綠色青草的草地旁,正向他用力揮手的粉髮女生喊道。本來已因為想博得少年注意的女生注意到他正呼應著自己,更是揮手同時輕躍了數下,直至確定少年的確正向自己快步走來。
「翼!」那被稱為卡娜娜的少女頭上兩撮豎起,尤如一雙貓耳的頭髮在她小躍步走向少年時輕輕彈起,使星塵反射地抖動牠那雙兔子一樣的大耳朵。卡娜娜剎那間先是看見熟人而放下心頭大石地歎了一小口氣,但很快面露尷尬之色,輕扯著短得露出半截大腿的白色格仔裙。「那個……我這樣穿是不是……有點奇怪……」
「怎麼會呢?這……」翼心裡納悶,雖然自己袋中的是男裝,可從同樣以白色為主調,並以紅金兩色綑邊的外套來看,他幾乎不用想也能知道這是學校派給的校服。
可是話未說畢他便已經馬上察覺到那不是卡娜娜的意思。回想一下剛才在馬車,和現在放眼看向正逐個逐個地,從接踵而至的馬車裡下車並慢步走向校園大門的少年少女們,別說是校服,甚至不是以白色服飾作主調的人俯拾皆是。這樣一看,穿著校服來的新生可能就只有卡娜娜一人。經過的學生有些正向她投以奇怪的目光。

然而翼比誰都更清楚卡娜娜的背景,「……怎,怎麼會呢,好學生才會這樣做嘛。」他打哈哈似的笑了笑,心知道連洗澡也負擔不起來的卡娜娜,更不可能買下甚麼名貴的衣服。可是洗滌乾淨,換上套顯得更有活力的校服,反倒是變得可愛起來了。

「對了,星塵!」卡娜娜一方面是為了找別的話題,另一方面是留意到星塵正目不轉睛地看著她。大概是獵食精靈的天性促使,星塵的缺點是遇見別人,不論認識與否都會一直盯著別人看。她整理一下裙擺,便蹲下身,盡量減少和星塵視覺間的高度差。「今天好嗎?」
「很好,謝謝。」星塵提起身,前掌輕輕搭在卡娜娜的兩膝上。除了是因為本能促使牠把兩掌放在最接近且突出的東西上外,更是因為想避免弄髒卡娜娜潔白的新裙。
雖然並不知道對方實際的想法,但星塵這一舉動,都被卡娜娜放在眼內。她左手挽著星塵的兩爪,右手輕輕地撫摸牠的前額,像是在感謝牠「手下留情」一樣。雖然是中大型犬科精靈,可是不算短的毛髮摸起來比想像中柔滑,大概是翼的嬸嬸臨行前為牠打理過毛髮。
卡娜娜抬頭,偷偷地觀察著翼的反應,卻見他不耐煩似的一直看著不遠處的學校正門鐵閘方向。她往前一看,原來是學生們正開始按著從不知哪裡來的成年人指示下,有規律地在大門前聚集。
「來吧,星塵。」翼邊走,邊指示著剛回頭看向卡娜娜視線方向的星塵。星塵縮回前掌,便轉身跟在他的身後,卡娜娜站起來,輕掃兩膝後也跟著一起往大門走去。

「阿翼,雖然我知道你對牠有偏見,可是你要記住,星塵在校內將是你最重要的同伴了。」
這是翼準備登上馬車前,嬸嬸的臨別贈言。「記住不要虐待牠啊。」
翼的神情略顯不悅,然而不對有養育之恩的嬸嬸發怒是他對自己的承諾。
「我知道了。」他回應,心想敷顯過去倒應該沒問題。「不過,學費那邊怎麼辦?問過別人好像不低的樣子……」
「那方面嘛……」

「喂!你看甚麼看!沒看過我們的莉莉娜大小姐嗎?」
看著右臂面側,刻得如銀河系一樣的星屑紋身,翼停留在過去的回憶被突如其來的聲音打斷。
他回頭一看,卻沒料到被指控的另一端居然是卡娜娜,正被三個別的女生扇狀地包圍起來。中間的女生那頭不知用甚麼方法捲成鑽子似的及肩金髮尤其吸引翼的目光。
翼把放在自己桌面上,寫有「焰一」和自己名字的暫時性學生證塞進剛換上不久的校褲內,按著身處的課室桌上站起並走到卡娜娜的身旁,途中邊指著她們,特別是剛才說話的雙馬尾啡髮女生,邊喝止似的道:「喂!你們想怎樣?」
「男朋友沒叫便自己跑來了嗎?」那個捲髮女生先是冷笑一聲,鄙視的樣子足夠使感到受挑撥的翼火大起來。「怎麼,有甚麼不滿意的嗎?」
「不滿嗎?」後面的雙馬尾的女生像應聲蟲一樣重覆道。
「不滿嗎?」另一個長髮的也是。
「甚麼鄉下人!那你是誰啊!」
她自嬌地挺起胸膛:「莉莉娜.比絲米卡。比絲米卡家族的長女。跟你是不同級數啦。」
「對啊,看到莉莉娜大人還不敬禮!對吧,白雪。」雙馬尾女生如是道。
「沒錯啊,薇薇。你這個鄉下人何止要敬禮,還不快快快快跪下!」叫白雪的長髮的女生和唱道。
「這些傢伙……!」翼被惹毛,可是他並不是唯一一個。

在紋身間突然自行發抖起來的右手,翼能感覺到星塵正像一隻公然朝入侵者示威的狼一樣,下一步的動作更是會直接撲上眼前正激怒了主人的敵人。衣物,皮肉,甚至骨骼,任何能被摧毀的東西都被牠的尖牙和利爪撕開的一幕就像夢魘一樣立即浮現在翼的腦海之中——
怒火很快被由心而生的畏懼壓過,翼立即按著右臂,左手緊緊地握住紋身不讓其中的精靈有撲出來的機會,縱使他知道這實際上毫無作用。
那名被稱為莉莉娜的金髮女生並沒有把翼的異狀放在心上。
「別這樣啊…大家是同學…」卡娜娜拉著翼道。她並不知道為甚麼翼想制止星塵出現,但她也知道現在召喚精靈來戰鬥並不是最好的想法。
「同學?喔呵呵呵呵呵!」莉莉娜又再一次開聲大笑。她穿過翼看著卡娜娜,鄙視地一笑。「跟你?」後面兩個女生附和大笑著。
可是卡娜娜沒察覺對方的敵意,這次她走近了莉莉娜,但卻微笑握起莉莉娜的兩手。「嗯。」
突如其來被握著手,女生厭惡地開口道:「誰跟你這…」
可是看到卡娜娜的笑臉,不知怎樣就氣不上來。
「你真的很漂亮呢?不介意的話可以跟我做朋友嗎?」天真的微笑攻擊絕贊發動中。
「我、我漂亮是理所當然的!」始終是小孩子,突然被想踐踏的人這樣真心的讚美,莉莉娜顯得不知所措。「可是這不代表…」
「我叫卡娜娜,多多指教!」卡娜娜爛漫的笑著。
「沒沒沒辦法了…」莉莉娜耐不著她的笑容攻擊,軟化起來。「你要是那樣誠心求我的話,讓、讓你當我的…」她臉紅著道,聲音小聲起來。「…朋、朋友也…可以啊。要感謝我啊!我可是讓你這鄉下人當本小姐的朋友呢!明白了嗎!」
「嗯。」交到第一個朋友,卡娜娜高興地回答。「莉莉娜平時是喜歡做甚麼?」
「啊、啊。我嘛,當然是做最高貴的事了…」
兩人就這樣氣氛良好的閒談下去。

無論是翼還是兩名跟班,還有別的在一旁看戲的同學對爭拗會以這種方法結果感到意外。
可是對於卡娜娜能夠這麼輕易地消除紛爭,他更慶幸卡娜娜來得及在星塵自行出現前,使事情得以和平解決。

=====

「出來吧,星塵。」
翼坐在暫時只有自己一人的四人宿舍房間床上,連隨身行李也沒有安置便已經喚道。
澈藍的光芒在翼伸出的右手紋身中垂直冒出,並降落在翼面前的小空間上。藍色的光芒逐潮成形,變成了剛才那隻啡色的狼型精靈。
星塵坐在地上,看著翼的雙眼像是已經預料到將被責難一樣半合並低下頭來。
「我剛才感覺到,妳差點就想衝出去把那女生給殺掉了!為甚麼要這樣?」他道。
「……我想做的只有保護翼主人你而已,我沒有……」星塵低聲地「說」著。能夠通過心靈感應輕易且準確地把自己的情感傳給對象是牠和人類對話的利器。
「難道這樣妳就能解決問題了嗎!難道看見甚麼妳都要殺掉嗎!」翼大聲一喝使星塵驚了驚,「以前發生過的事妳又要使它再發生一次嗎?哪一天我使妳感到不滿的話你也會殺了我嗎?」
星塵瞪圓了雙眼,神情焦急地走前,躍上翼的大腿。
「我……我保證,我不會傷害翼主人的,這是我生存下去的目標,我絕對不會……!」
牠把頭靠近翼的胸膛,嘗試用耳朵背後淺米色的絨毛摩擦示好,但只換來被翼用手推開。

「別了。妳只消答應我一件事。」他冷冷地道,「別再一開始就想消滅其他東西……特別是明天,絕對不可以……」

「咯咯咯!」

宿舍的房門傳來清脆的木頭敲擊聲。未待翼出口回應,木門便被打開,從門後走來的是個拖著大行李箱的少年。自然地帶捲的褐色頭髮稍為地蓋住了他的眼睛。
「天啊,這間學校真是超巨大的,走來宿舍已經遠到離譜,可連房間數目都這麼驚人……」那少年未留意到翼之前,便已經連珠炮發地自言自語地說了一連串的話。
「你是……」
「啊,不好意思。」那褐髲男生轉頭,看向剛剛發話的翼。附近的木版和隔牆傳來別的房間其他學生的對話聲。「我叫瑪刻斯,瑪刻斯尼以諾,汐一班的新生……啊,好可愛!」
瑪刻的視線落在正有點介意地弓起了背的星塵身上。他不知道那是動物的警戒動作,把行李箱推到床邊後便蹲下看著星塵,「我好像在書內看過,這是甚麼,好像是遠方島域生態的狼類精靈,可是好像有甚麼不一樣……」

星塵透出的敵意被身為主人的翼清晰感受到,他握著星塵的長尾巴示意著。雖然只握到毛髮並不痛,可是已足夠使星塵意識到主人對此並不高興。
對瑪刻要求伸手撫摸,星塵也不再作出反抗的意思,讓他輕撫自己的頭部。


「……我知道了……」
不知道翼有否留意,還是故意忽視?這刻的星塵,臉容流出的除了淚水,還透出了陣難以無法形容的哀傷和悔意。

===

「今年的入學生怎樣了?」
一個大圓桌上,一班成年人正在進行會議。尼爾頓的盾徽在牆上高掛,並被從高樓的窗戶外打進室內,只有日落之際才能看見的金黃陽光所照耀,銀製的邊緣反映出耀眼的金光。
另一個人拿起報告,道:「收生很正常的在進行,已來到學校登記的學生為100%。」
「……等一下,」一個女成員開口,「今年的收人的標準到底是甚麼啊,居然有百份之五都是家底不好的野蠻人?」
「有甚麼不好啊。」一個看起來輕挑卻有活力的男人從座位上站起,朗聲道。「今年有甚麼學生來到我這兒受教我超期待啊!野蠻人也好不良少年也好我也要教得他們跟我一起向夕陽奔跑!」
「對呢,野蠻人就適合由野蠻人教,不是嗎?」女性辛辣的加以頂撞。
「你說甚麼?像你這種死板的乖老師能教到甚麼學生啊!北京填鴨嗎?那還真厲害呢!」
「對啊,你那個家底不好的學生今天差點和別人開戰,可真是有夠厲害!」
坐在主持位,像是主持人的男人臉上難色一露,「你們要吵請出去吵,要不要我像學生一樣請兩位出去罰站?還有,這些特別收生是理事長決定的,有事去跟他說。」
兩人只好無言的自制下來,可是還是互相怒睜。

主持再看一次收生表,眼晴停在名為「翼」的資料上,還有他在旁被列為「無法辨認」的精靈。
「期待嗎…今年或許真的值得令人非常期待呢。對吧,理事長。」主持無聲無色地笑著,自言自語道。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18/9/2017 09:26 PM | 顯示全部樓層
天真的微笑攻擊絕贊發動中  XDDDD笑死我,為何要這樣對待我的笑穴XD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6/9/2017 01:06 PM | 顯示全部樓層
「我來晚了,翼!」
卡娜娜半拖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加入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香港寵物小精靈村落

GMT+8, 20/10/2017 05:00 PM , Processed in 0.078147 second(s), 13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